基金投资最大问题是风格漂移,博时至今茫然称不知情

  证券时报记者 付建利

  寻找真正对市场有效的因素,把它们量化

  近期,又有多名基金经理涉嫌“老鼠仓”的行为被媒体披露出来,也再次让业内人士陷入反思:中国基金业在成长的道路上,该如何才能尽量避免这些“成长的烦恼”?投资者又该如何全面正确地看待基金经理的“老鼠仓”行为?基金公司的风险控制到底包括哪些方面?投资上的风控未来会向什么样的方向发展?

  高文婧 江怡曼

图片 1

  带着这些问题,本报记者日前采访了南方基金公司数量策略投资小组组长兼风控策略部总监刘治平。

  “从量化数据看,目前震荡市中一些强周期的板块往往不容易走好,而信息设备、农林牧渔、医药板块则有较大概率走好。”南方基金数量化投资部总监刘治平日前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财商》记者专访时表示。

  新基金法就基金经理炒股放开了口子,就在市场还在热议其中的道德风险问题时,媒体又曝出基金业一桩内幕交易——博时原基金经理马乐近期已因两个可疑账户被监管层控制。两个账户的股票尤其是小盘股与博时精选高度重合,利用提前进出牟利,其中一个账户的资金高达10亿元,如消息属实,将刷新A股老鼠仓纪录。

  不能因“老鼠仓”把基金公司一棍子打死

  “寻找真正对市场有效的因素,把它们量化,这是我们最想做的。”刘治平称,选股的指标有很多,对个股选择来说最主要是规模、估值和成长。他同时兼任南方策略优化基金的基金经理,该基金7月以来净值大幅回升。

    青年报记者 孙琪

  记者:近期又有基金经理涉嫌“老鼠仓”,为什么“老鼠仓”屡禁不止?

  量化模型捕捉政策因素

  监管系统查出“巧合”账户

  刘治平:据我了解,国内基金公司的“老鼠仓”频率比国外要小,我一点都不认为国内的“老鼠仓”比国外厉害。“老鼠仓”更多地是涉及到人性中的贪欲问题,应该写到《刑法》中去。毫无疑问,基金公司应该从制度上、内部管理上加强防范各种形式的“老鼠仓”,国内基金公司在防范“老鼠仓”上已经做出了很大努力,关键是执行到位。摩根斯坦利、美林等国外机构的投资经理也经常出事,但是对这些公司的形象和声誉没有多大的影响。

  《财商》:国内现有的量化投资基金业绩排名都不是很靠前,原因是什么?

  马乐,博时前基金经理,硕士。公开资料显示,他2006年7月加入博时基金[微博],历任博时基金研究员、研究部公用事业与金融地产研究组主管兼研究员、特定资产投资经理。2011年4月12日就任博时精选的基金经理,马乐上任后不到一个月,原执掌博时优选的基金经理余洋于当年5月4日卸任,此后马乐单独管理该基金直到今年6月21日,关于他的离职原因,博时基金只交代了四个字——“个人原因”。接任者是博时基金股票投资部成长组副投资总监孙占军。

  国内基金行业则不同,哪家基金公司出现“老鼠仓”,投资者就认为是基金公司的问题,企业年金等业务也会受到影响。基金公司不得不把很大的精力花在投研之外的事情上。出了“老鼠仓”,应该全面分析,如果是基金公司内控措施不到位,公司当然应该负责,否则,基金公司就不应该承受过多的压力和责难。“老鼠仓”更多是涉及到当事基金经理的职业道德和操守问题。

  刘治平:量化投资基金不可能做成业绩第一,因为量化策略追求的不是做领头羊,只要业绩长期保持在前50%,就非常成功了。

  截至今年二季度,博时精选规模71.88亿元,为博时基金旗下规模第五大基金。在马乐执掌期间,博时精选回报不佳。好买基金数据显示,在马乐任职期间,博时精选的回报为-14.76%,同类基金平均回报为-10.95%。博时基金公司公告其离职时,外界一度认为是马乐考核未过关,才遭遇“下课”。而时隔一个月后,《经济观察报》便曝出马乐离职或另有内情。

  “老鼠仓”的事件说明,如何争取投资人的信任,仍然是国内基金业最大的问题。

  投资是科学和艺术的结合,量化投资是在科学这方面做得好。投资艺术是主动型投资基金所追求的,不过追求艺术的人无数,成为艺术家的只是少数。所以做得好的主动投资基金往往是领头羊,不过相对来说波动性会很大。

  据该媒体报道,监管层通过交易监控系统查出,两个可疑账户部分股票与博时精选的持仓高度重合,其中一个账户的资金高达10亿元,还有一个账户资金从不到1000万元通过股票操作炒到了3000万元,主要通过小盘股的先进先出获利丰厚。

  记者:您觉得基金公司的风险主要在哪些方面?

  量化投资业绩可能没有那么抢眼,但是比较擅长风险控制,较为稳定。量化计算机模型可以进行大样本选股,选出的股票比较多,投资比较分散。比如南方策略的投资组合,前十大重仓股占比不足20%,股票数量有150只左右,这有利于减少组合的波动,分散风险。

  此前被曝出的基金业最大内幕交易为李旭利老鼠仓案,据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通报,原交银施罗德投资总监李旭利“老鼠仓”一案涉案金额高达5000余万元,获利超1000万,如果马乐内幕交易属实,将刷新公募基金史上最大的老鼠仓纪录。

  刘治平:严格地说,“老鼠仓”属于操作和合规上的风险。基金公司的风险主要包括七个方面,即合规风险、操作风险和技术上的风险,此外,从投资上来讲,还包括市场风险、信用风险、第三方风险和战略上的风险。

  《财商》:政策因素在中国市场尤为重要,这些能够在量化模型中反映吗?还有比如管理层的进取心、风格等因素?

  老鼠仓或影响创业板走势

  风控是投资艺术中的重要一环

  刘治平:很多人有一个这样的误解,认为政策因素在量化模型中不能反映出来。事实并非如此。比如,之前海南旅游岛政策公布之前,海南板块很多股票价格和成交量都起来了,这些指标都能在量化模型中捕捉到。所以,政策因素还是可以在量化模型中体现出来的,当然具体操作上,到底给它多少权重,这是我们要考虑的问题。

  今年以来创业板走出独立牛市,最高攀上1200点,市场一度认为机构集中资金炒作所致。而马乐此时曝出利用小盘股进行老鼠仓,引发市场人士对小盘股未来走势担忧。

  记者:投资上的风控主要包括哪些方面?在基金公司中占据什么样的地位?

  很多指标确实很难量化,不过量化本身只要在大多数时候发生效用,目的就达到了。比如高考,其实就是一个选人的量化指标。高考显然不能将个人的进取心、风格等素质量化,而我们也确实能找到一些在高考中表现不好的人,最后取得了成功。不过从总体来看,高考这个考核标准还是有用的,它是个大概率的成功事件。

  微博名为“财富森林_中航证券”的网友表示:“这是个不能忽视的消息,有可能会造成这些老鼠仓的集中出逃。”而微博名为“扬韬”的网友询问:“这次博时基金的这个老鼠仓被查,会不会成为引爆小盘股风险的导火索?”

  刘治平:就南方基金公司而言,投资上的风险控制主要包括事先的策略、宏观上的看法以及对市场前瞻性的判断。我们主要是要对市场的各种系统性风险提前作出各种预判,对于投资来说,最大的风险就是策略错判。风控在基金公司中占据什么样的位置,与公司组织架构密切相关。在本轮西方金融危机中,很多危险因素不是没有人看到,而是因为风险没有及时反馈到组织者那一层,或者组织者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

  力寻稳定投资模型

  二季报显示,洽洽食品和美盈森两只小盘股位列博时精选十大重仓股中。